<address id="b97b9"><listing id="b97b9"><meter id="b97b9"></meter></listing></address>

      <form id="b97b9"></form>

        <em id="b97b9"><span id="b97b9"><th id="b97b9"></th></span></em>
        【21世紀經濟報道】富榮基金:債市大調整創史上第四大月度跌幅 債基該贖回還是繼續抄底
        2020年06月19日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一向穩定的債市進入5月之后,陷入大幅調整中,5月至今,十年期國債主連已經下跌2.78%,五債主連則下跌3.5%,一個多月的跌幅幾乎吞噬掉今年以來的累計漲幅,創下歷史月度第四大。債市的表現,影響了一批債券基金和銀行理財的凈值表現,個別銀行理財甚至驚現負收益。債市會不會持續調整?后續是否還有機遇?什么原因引起調整?對此,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 訪了富榮基金固定收益部總監、基金經理呂曉蓉,她在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 訪時表示:債券市場尚未“由牛轉熊”,債券基金仍有投資價值,將時間拉長,因為有票息打底,以持有期為一年的維度來看,只有極個別年份會出現微虧。

        21世紀經濟報道:近期債券基金出現較大幅度的調整,具體原因是什么?

        呂曉蓉:首先是3月以來利率下行過快,導致絕對收益率進入歷史低位,而銀行理財和存款成本下降緩慢使得利率需要震蕩再平衡。其次是進入5月,多重利空相繼出現,歐美發達國家疫情峰值回落,國內多項經濟數據企穩回升超出預期,全球資產演繹復蘇邏輯,長債有不同程度上行。再次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央行自5月開始進入了貨幣政策操作的空窗期,不僅市場預期的降息落空,反而開始出現打擊資金空轉的政策,從而加劇了市場對貨幣政策收緊的擔憂,交易上就表現出多頭擁擠賣出,市場承接力不足的現象。

        21世紀經濟報道:本次調整的幅度,在歷史上處于什么位置?

        呂曉蓉:用中債總財富(總值)指數來衡量債市的變化,它包含全部的利率債和信用債,也包含票息收入和價格波動。自20026月至20206月以來共計217個月,20205月的月度跌幅1.51%在歷史上排第4,跌幅不可謂不深。用wind中長期純債基金指數的月度表現,自20156月有數據統計以來,5月的跌幅是歷史第3,僅次于20164月和12月。

        21世紀經濟報道:流動性的閘門是否會在下半年出現變化?

        呂曉蓉:本次調整的核心原因是市場對貨幣政策的預期發生了變化,4月份央行降低超儲利率后回購市場資金持續出于歷史低位,存單、回購、短期債券開始遠低于政策利率,因此一旦央行進入觀望,期市場情緒容易異動。

        預期波動并不代表貨幣政策發生了根本的扭轉,兩會政府工作報告對貨幣政策的闡述比較清晰:“綜合運用降準降息、再貸款等手段,引導廣義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明顯高于去年。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創新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務必推動企業便利獲得貸款,推動利率持續下行?!彪A段性為了防止“渾水摸魚”央行有必要整治套利空間,但下半年,經濟恢復和疫情因素仍有不確定性,貨幣政策的核心目標仍是保障經濟恢復,降低實體融資成本,節奏上的松緊則要結合經濟數據、失業數據的變化。

        21世紀經濟報道:目前是應該抄底還是贖回,對于債券基金來說,頻繁交易有哪些弊端?

        呂曉蓉:如果個別投資者能很好的甄別宏觀經濟走勢和利率走勢可以適當地進行波段操作,但高頻的交易必要性很低,債券類資產的波動率是有限的。因為有票息打底,以持有期為一年的維度來看,只有極個別年份會出現微虧。

        我們更愿意從大的資產配置思路給投資者建議。無論是從長期投資的角度,還是從當前宏觀基本面還有很多不確定因素的角度,保持股債資產的平衡還是有一定必要性,其風險收益比會高于單純持有一類資產。

        當前,全球主要經濟體的股市和長期債券其實都經歷了填坑行情,疫情對資產價格的沖擊程度已經恢復大半。以國內債券來看,無論是10年期國債還是1年期國債均已回到了春節后幾個交易日的水平,事實上提前隱含了對經濟較樂觀的預期和對貨幣政策較中性的預期。因此短期從估值水平看有一定保護,短期或進入一個橫盤小幅震蕩的區間,或可適當博弈7月份就業壓力加大、國債供給力度加大而帶來的貨幣政策的寬松。中期來看,投資者應該階段性降低債基收益率預期,貨幣利率中樞或在經濟形勢更明朗后有一定上行。

        21世紀經濟報道:您管理的基金有兩支以信用債投資為主,能談談對信用債的看法嗎?目前除了利率債轉頭之外,信用債的違約率也居高不下,機構通過什么方式或者手段來避免踩雷?

        呂曉蓉:我們管理的富榮富祥純債、富榮富興純債整體策略偏向絕對收益目標的信用策略,擅長進行信用債的行業輪動和個券定價,也因此獲取了一定的超額收益,歷史表現優良。

        2017年違約高發以來,今年也有不少企業出現首次違約,但整體仍延續點狀態勢,系統性風險仍舊可控。對于當前的信用債市場,我們一方面看到企業的經營壓力仍是相當大,一方面也要看到政策部門仍在致力于寬信用,使資金得以流入實體。之前的一輪嚴監管、去杠桿政策下,部分經營和財務激進的企業因為融資鏈斷裂已經出現違約。當前即使貨幣政策寬松,金融機構的風險偏好也得到了一定修正,盈利能力較弱的高杠桿企業再融資環境也很難回到從前,作為債市投資者的我們也會更加審慎地進行信用債的研究。

        資產管理機構如何避免踩雷,以我們自身的經驗看,信用風險的防控更多的要做在投資之前,投資后則要進行密切的跟蹤。充分的行業、個體研究經驗的積累,使得我們能客觀甄別不同企業的信用等級,找到投資的標準和底線。投資時則會根據經濟、貨幣環境進行行業、等級的輪動,不同時期倉位分布不同;投資后則建立全天候、多渠道的跟蹤體系,監測債券發行人的最新動態并予以分析。



         

        上一篇:今日頭條《投基方法論》|富榮基金鄧宇...
        下一篇:今日頭條《投基方法論》|富榮基金郎騁...
        關閉本頁 打印本頁

         

         

        俄罗斯女人zozo_学生真实初次破初视频血_宝宝只想1v1青梅竹马_反派今天也很乖_一本久久a久久精品综合_欧美国产日本高清不卡